张艺兴大张伟线上蹦迪竟掀起一场激情大战?

2018-12-05

  节目的赛制形式并不复杂,张艺兴、大张伟和尚雯婕担任主理人,选择自己欣赏的电音制作人进入比赛,每个人有11个名额,最后选手将有反选的主理人的机会。

  张艺兴和尚雯婕两组的选拔还算顺遂,分别以“原创领军”和“怪咖”两个关键词,找到了自己满意的对应人选。

  比如张艺兴组的Panta.Q郭曲,在其他选手的心目中,他是可以直接来当导师的存在。

  而在节目中,他的表现也没有令人失望,前奏一出,张艺兴就忍不住发出“哇哦”的惊叹声。最后发现俩人不仅是老乡,还是校友,真的是缘分了。

  尚雯婕组的选手也毫不逊色,比如“怪咖”朴冉,用纸质钢琴演绎了《植物大战僵尸2.0》,看到很多网友都说循环了一整晚。

  如果看了视频就会发现,每当音乐响起,台上台下都会忍不住为之欢呼。可以看到台下的观众们是这样的↓

  或许听不懂每一个音符,但是这些旋律会让大家的身体闪烁着鸡皮疙瘩,创造独特而宣泄的视听盛宴。

  制作人们都对大张伟表现出了不屑,认为他只会耍嘴皮子,哪里懂什么电音。甚至有选手直言,知道大张伟是主理人后,第一反应是不参加这个节目了。

  再加上大张伟选择的关键词是“野路子”,音乐人最怕的就是被贴上野路子的标签,所以当大张伟出现之后,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。

  或许有人不知道他,但是他的那首《午夜DJ》相信大家都听过,“如果我是DJ,你会爱我吗?”

  野路子出身的王绎龙一直都被人吐槽土嗨、不入流,中国第一DJ的名号也一直备受嘲笑。

  所以当王绎龙上台的时候,很多人下意识地会认为,大张伟一定会选王绎龙,但是结果却大相径庭。

  但是随着节目时间的推移,大张伟和选手们有了更加深入的交流之后,他对音乐的深度认知却让选手们刮目相看,原来这个一直以来嘻嘻哈哈的大张伟,是真的懂音乐。

  其实这一点并不难理解,虽然现在的大张伟更像是综艺段子手,但是不要忘了他同时也是一位乐坛老手。

  大张伟小学六年级的时候便已在俄罗斯拿到国际大奖,初中就和王文博、郭阳俩人组成乐队。

  这对于当时很多直到大学才开始接触摇滚乐的人来讲,大张伟已经过早地显露出自己的天赋。

  14岁的时候,大张伟就凭借着自己的演出,获得了麦田音乐老板宋柯的欣赏,只是后来被付翀抢先一步签下了,并成立了中国第一支未成年摇滚乐队——花儿乐队。

  当时才上初中的大张伟,就已经可以与崔健同台演出,还推出了自己的首张专辑,其中的《静止》,后来更被台湾歌手杨乃文翻唱,成为他的代表作之一。

  就像大张伟在节目中所说的那样,他不是要找做音乐的人,而是要找有才华的人,而他自己无疑就属于后者。

  父亲没有经济来源,所以年幼的他只能与年迈的爷爷奶奶一起居住,当时他最大的梦想就是吃一盒桶装方便面。

  14岁的时候,王绎龙开始喜欢电子舞曲,但是由于家庭条件艰苦,他连大学的学费都无法负担,更别谈什么专业的音乐训练。

  王绎龙的青少年时期更多的是在为生计打拼,并没有艺术土壤让他生根发芽。而这个时候的大张伟,已经名满全国了。

  2001年王绎龙经一位网上认识的DJ朋友介绍,来到福建的一个小酒吧中应聘DJ。

  而这个期间,不仅事业不顺,女友又跟他分手,爸爸还因为赌钱把家里的房子都卖了,绝望的王绎龙甚至想用自杀来逃避现实。

  但是当一个人走到了绝境,就是他重新开始的时候,王绎龙在他人的建议之下,决定自己学习做音乐。

  于是他去网吧租了一台奔腾3的低配置电脑,去学各种乐器,还补习英文。既要工作,又要兼顾学习,所以他每天只有3小时的睡觉时间。

  小酒吧的客人,并不会追求什么高大上的编曲,嗨就够了,所以王绎龙的音乐无疑是接地气的。

  甚至节目中的那些专业的电音制作人,在听了王绎龙的音乐之后,也不得不由衷地发出一声“嗨死我了”的感叹。

  我们无法因为王绎龙的音乐所表现出来的不成熟,而否定土嗨音乐,更不能因此来否定他为此所做的努力。

  租电脑、学钢琴、学英文、每天只睡3小时,王绎龙的努力,或许也并不比别人更加低贱。

  就如同他自己所说,“喜欢我的音乐,你跟我一起嗨,不喜欢我的音乐,你也无法阻止我的存在。”

  虽然大张伟和王绎龙的音乐之路不同,但是他们身上又有一种共通的东西,那就是他们都希望自己的音乐能够给人带来快乐,并且他们做到了。

  不只是这两位身上被贴上嗨曲标签的音乐人,节目中的其他选手们也都秉持着这一观念。

  比如“鹅哥”陶乐然,他创作的初衷是因为大家都太丧了,希望能让大家跟着动起来,走出负能量。

  自从丧文化开始流行之后,很多人误将丧作为自己离经叛道、与众不同的标签,但就如陶乐然所说,丧一定不会解决烦恼,只会让人逃避。

  如果说一个节目的作品好坏会影响它的传播广度,那它承载的意义和价值就决定了节目的厚度。

  《即刻电音》这个节目向大家传达了很多价值观,比如张艺兴和郭曲对中国音乐到底应该“走出去”还是“走进来”的问题展开了讨论,最后他们以一种尊重和包容的姿态达成了共识,不管是走出去还是走进来,我们最终的目的都是做出优秀的中国音乐。

  这是个很俗套却又无比严肃的问题,只有真正经过思考的表达,才不会成为随波逐流的附属品。

  节目中,有很多“规矩”的作品,它们的规矩体现在套路化、模板化,很多人可以把电音做得和外国很像,可是在这份满分的模仿试卷中,却缺失了自己的灵魂。

  但是电音发展、音乐制作这些东西,对于许多非电音圈的人来说,似乎有点太遥远。

  可是有一点是观众们能够真切感受到的,那就是这些音乐制作人们,都在用自己的音乐,来给大家带来快乐和能量,让观众不由自主地跟着一起嗨。



Copyright © 2014-2018 OPE 版权所有 Design by OPE亚运会网站地图

地址:OPE亚运会,亚运会电竞,亚运会游戏 咨询电话:OPE亚运会,亚运会电竞